• <menu id="2gica"></menu>
  • <blockquote id="2gica"></blockquote>
    <menu id="2gica"><input id="2gica"></input></menu>
  • <samp id="2gica"><label id="2gica"></label></samp>
    <menu id="2gica"><menu id="2gica"></menu></menu>
    驗證碼:

    內容

    致敬丨三位東大人為中國電解鋁行業做出杰出貢獻
    時間:2021-05-24 15:11    來源:    點擊:

     中國鋁業之父——邱竹賢院士

     

    深切緬懷 · 行業先輩

     

     


    邱竹賢,有色金屬冶金專家。江蘇省海門市人。1943年畢業于交通大學唐山工程學院獲工學士學位。1987年當選為挪威技術科學院外籍院士。1989年當選為挪威科學院外籍院士。長期從事鋁電解工業生產和融鹽電解、融鹽物理化學基礎理論及應用技術的研究。研究成功多項煉鋁節電、節能技術,大幅度降低冶金工業中耗電量,產生巨大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系統研究了低溫度鋁電解、惰性電極材料、大型電解槽及融鹽應用技術并取得了創造性的成果;在融鹽濕潤、滲透、陽極效應和金屬霧生成等四種界面現象,均有新的創建。多次獲得國家及省部級獎勵,“鋰鹽陽極糊節能技術”獲1992年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發表學術論文200余篇,專著8本。1995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邱竹賢,1921年5月19日出生于江蘇省海門縣。幼年隨父學習中醫,14歲在海門中學高中讀書,同時在學校圖書館協助圖書出納工作,每日清晨他在圖書館內潛心讀書。17歲高中畢業,考入上海暨南大學化學系,享受公費待遇??谷諔馉幦姹l后,暨南大學搬遷,邱竹賢于1939年另行考入交通大學唐山工程學院(今西南交通大學)礦冶系。是年冬邱竹賢轉赴貴州平越(今福泉縣)讀書。大學中清苦的生活,激勵他勤奮學習,在1941年全國礦冶科學生競試中,榮獲第一名,受到獎勵。1943年大學畢業后,他進入資源委員會所屬的電化冶煉廠(在四川綦江),在煉鋅和煉銅車間任技術員,1945年參加煉鋁試驗工作。1946年他奉調到臺灣鋁廠(在臺灣高雄市),在鋁電解車間任工程師。

     

    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邱竹賢返回大陸,臨時在浙江省立臺州中學任英語教師。1949年12月,原重工業部召開了全國有色金屬會議,會議決定建設完善的中國鋁工業,建設山東氧化鋁廠、撫順電解鋁廠和吉林碳素廠,并將其列為第一個五年計劃的重點工程。在蘇聯的援助下, 1950年秋,新中國第一個電解鋁廠——撫順鋁廠(301廠)開始籌建,邱竹賢擔任計劃科科長,從事修復鋁廠和培訓技術人員的工作。1954年10月,撫順電解鋁廠建成投產。邱竹賢作為當時國內唯一的有煉鋁經驗的工程師,為建設中國首座電解鋁廠作了重要貢獻。1955年,邱竹賢調至東北工學院(今東北大學)任教,被聘為副教授。1978年晉升為教授,1981年被聘為博士生導師。先后當選為挪威技術科學院外籍院士(1987年),挪威科學院外籍院士(1989年),中國工程院首批院士(1995年)。

     

    邱竹賢先后出訪了奧地利、挪威、丹麥、日本、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俄羅斯等國的大學、鋁廠和研究所,開展科研交流合作,擔任挪威工業大學、新西蘭大學、俄羅斯伊爾庫茨克工業大學客座教授。作為中國鋁冶金教育和科學研究的先驅,邱竹賢致力于鋁冶金及融鹽電化學的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對融鹽濕潤、融鹽滲透、陽極效應和金屬霧生成等均有新發現,形成了融鹽界面現象及界面反應新學科??偨Y了節省電能的規律,提出了行之有效的措施,為建設和發展中國鋁工業作出了重要貢獻。邱竹賢單獨或合作撰寫輕金屬冶金方面的學術論文300余篇,撰寫的專著有《鋁冶金物理化學》和《預焙槽煉鋁》等10部,編寫教材《鋁電解》等3本,合作翻譯《冶金熱化學》等9本。邱竹賢于1986年被評為全國冶金教育先進工作者,1989年被評為遼寧省優秀教師,1991年被評為全國高等教育有突出貢獻的專家。2006年7月28日15時24分,邱竹賢因病醫治無效,在沈陽逝世,享年86歲。

     

    培養輕金屬冶金人才


     

    新中國成立后,邱竹賢為國家建設培養了大批輕金屬冶煉專業人才。1950年,撫順鋁廠因建設需要,舉辦了鋁冶煉訓練班,邱竹賢兼職任課,編寫講義,開設了中國最早的鋁電解課程。學員畢業后,成長為中國首批鋁冶煉專業人才。1952年,東北工學院為適應中國鋁冶金和鋁加工事業的發展需要,組織兩個班級進行專業培訓,借調邱竹賢擔任該校的鋁冶金專業課教學工作。這批學員畢業后成長為中國鋁冶金與加工事業的技術骨干。1955年春,東北工學院成立輕金屬冶煉專業,邱竹賢從撫順鋁廠調入東北工學院任教,擔任輕金屬冶煉教研室主任。多年來,他精心授課,緊密聯系生產實際,致力于提高學生的分析問題與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教學成績優異。早在1966年前,邱竹賢就開始培養研究生。1981年經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審批,邱竹賢成為全國首批有色冶金專業博士生導師,培養了一批碩士和博士。

     

    目睹中國鋁工業的落后現實,邱竹賢認識到從事教育工作,培育煉鋁人才的重要性,所以他堅定地選擇了從教的道路。他認為,要提高教學質量,必須編寫自主的教材,而要寫好教材,宜先從事科學研究,取得科研成果,借以充實教學內容,加深理論認識,發展新的學說。同時還密切聯系工業生產實際,使學以致用。因此,他和研究生一起成年累月地在實驗室內進行科學研究,又深入到全國大小鋁廠吸取豐富的經驗,同時把知識毫無保留地傳授給技術人員和工人。他把勤奮看書學習,努力開展科學研究,深入實際進行工業生產試驗三者有機地聯系起來?!朵X冶金物理化學》一書是邱竹賢的重要著作。其初稿則草擬于1964~1972年,其間雖然歷經坎坷,他始終堅毅地從事此書的撰寫工作。1973年后,他又廣泛地查閱了英、俄、日、德等國的有關文獻,并認真做了讀書筆記,分門別類整理成60余冊原始資料;對若干重要的課題——鋁電解中的濕潤現象、滲透現象、陽極效應、金屬溶解、電流效率和電能節省等,積極從事實驗室的研究和工業生產試驗,并取得了一系列新成果,終于在1980年完成了此書初稿的修訂。1982年他去挪威奧斯陸大學和特隆赫姆工業大學訪問,對鋁冶金的基本理論和研究方法有了更深刻的認識后,才最終定稿,于1985年出版。該書把物理化學的基本理論和鋁冶金的生產實踐聯系起來,是一本具有重要理論價值和應用價值的專著。

     

    發展了融鹽電解理論


     

    融鹽是一種高溫離子溶液,冶金工業中應用于電解法生產鋁鎂等多種金屬。邱竹賢的學術成就主要在于發展融鹽電解理論。他在融鹽化學和電化學基礎理論研究方面,涉及融鹽相圖和結構,工業鋁電解質組成和性質,界面現象和電極過程等。融鹽不但溫度高而且具有很強的腐蝕性,理論研究工作難度大,若干基本理論至今仍然存在分歧意見,其主要原因在于研究得不透徹,淺嘗輒止。邱竹賢及其同事力戒時弊,對所研究的課題都付出了艱辛的勞動,獲得新的重要進展。

    融鹽濕潤性研究起始于1964年。在當時的實驗中觀測到電極對融鹽的“排斥—吸引—再排斥—再吸引”的現象。此項工作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被迫中斷,1978~1980年間得到恢復。邱竹賢通過拍攝大量而系統的實驗照片,歸納出普遍的濕潤現象,揭示出陽極排斥電解液和陰極吸引電解液的基本規律。運用這一規律可以解釋融鹽電解中發生陽極效應以及電解液向陰極滲透的機理,能夠有效地設法在工業上加以防范,達到節省電能和物料消耗,并延長電解槽使用壽命的目的。邱竹賢及其同事研制了一臺高溫透明電解槽,在此槽內觀測鋁電解、鎂電解以及各種堿金屬電解中金屬在融鹽界面上的溶解現象,用攝影機記錄下金屬霧顏色和特征。

     

    從量子化學研究,提出了生成膠體溶液與真溶液的混合溶液觀點。邱竹賢在融鹽理論研究中是總體學術思想與重要創新點的提出者。他取得的豐碩成果,受到國內外學術界的重視。他和他的同事先后于1989年和1990年得到國家教委科技進步獎二等獎(金屬溶解和電流效率研究)和一等獎(鋁電解中的界面現象和界面反應研究)以及1991年國家自然科學獎三等獎(鋁電解中若干物理化學問題的研究)。

     

    探索鋁工業節能規律途徑


     

    鋁工業是個用電大戶,節省電能是一項重要的研究課題。邱竹賢在研究融鹽電解理論的基礎上,致力于探索鋁工業節電的基本規律和有效途徑。1988年他在美國礦冶工程師年會上發表的“鋁電解中節能”的論文是其研究心得的總結。他從計算最近40年來世界上不同型號和不同電流強度的24臺電解槽的能量平衡入手,總結出減少電解槽的熱損失系數、提高電流效率和保持能量平衡三條節電基本規律。他將以單位電量核算電解槽的熱損失量,稱為熱損失系數,其量綱為伏特。每減小1單位損失系數,相當于節電3300千瓦時/噸鋁。邱竹賢以親身的工作經驗認識到提高鋁電解槽的電流強度可以節電。20世紀40年代他在臺灣鋁廠工作時,電解槽的電流強度只有2.7萬安培,而現在大型槽已達到28萬~30萬安培,由于熱損失系數減小1.3伏特,電能消耗量減少了4300千瓦時/噸鋁。這一節電理論具有普遍的適用性,也可推廣至其他金屬或合金的冶煉。1982~1984年邱竹賢參加了撫順鋁廠首批三臺13.5萬安培大型電解槽的試制工作,承擔鋁電解質組成研究和電流效率測量。大型槽試驗成功后,經過中國有色工業總公司鑒定,電流效率達到90%,電耗率降低到13500千瓦時/噸鋁,該課題獲有色工業總公司一等獎。此種槽型在撫順鋁廠和包頭鋁廠得到推廣應用。

     

      邱竹賢長期研究鋁電解質的新組成,謀求改進鋁電解的生產指標。1956年,在蘇聯教授萊涅爾的指導下,他完成了鋁電解質添加氟化鎂的論文。后來撫順鋁廠在6萬安培電解槽上試驗此種新型添加劑獲得成功,在全廠廣泛應用,并推廣至全國。經過長期檢驗,氟化鎂確實是一種優良的添加劑,可以提高電流效率并節電,而且價格低廉,其原料菱鎂礦是中國豐產資源,有長遠的應用價值。

     

      1985年,邱竹賢在美國礦冶工程師年會上宣讀了題為《低溫鋁電解》的研究論文,提出了可以在溫度850℃~900℃電解的低熔點電解質,預期電解槽的熱損失量會因電解溫度降低而明顯減少,而且電流效率會明顯提高,兩者均可節電。此文受到國際學術界的重視。澳大利亞鋁業研究中心于1991年與邱竹賢簽訂了技術協作合同,開展低溫電解的半工業性試驗。這是一項具有廣闊應用前景的研究工作。

     

      邱竹賢于1975年提出了加寬電解槽導電母線以減少其電壓降的建議,這和許多鋁廠技術人員的想法相符合。中國鋁廠在此項技術改造中群策群力,取得了明顯的節能效果,每噸鋁節電200千瓦時。20世紀80年代中在研制惰性電極方面做了應用基礎工作,并與山東鋁廠合作在工業槽上進行TiB2惰性陰極工業試驗,1992年通過有色工業總公司鑒定。

     

    馬龍翔 一生為國為黨為教育

     

    深切緬懷 · 行業先輩

     

     


       馬龍翔,1912年出生于浙江杭州,東北大學教授,著名教育家,冶金學家。1936 年畢業于北洋大學礦冶工程系。1945 年赴美國、加拿大留學實習,1947 年到臺灣工作,1949年由臺灣取道香港至沈陽,任東北有色金屬管理局工程師、技術科長,1955 年到東北工學院(現東北大學)任冶金系教授,歷任教研室主任、系主任,學院副教務長、副院長,曾任第三、五、六、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及遼寧省第四、五、六屆政治協商會議副主席。1993年10月在沈陽逝世,享年八十一歲。

    少時便立青云志  求學路上國為先


     

    馬龍翔出生于杭州西子湖畔的書香世家,其父馬敘倫,是我國著名哲學家、教育家、民主革命家,曾任新中國第一任教育部部長。父親一直教育他“報國為民必先求知,求知必先正身,正身必先健體。”他從小便立志做一個優秀的科學家、工程師,通過不懈努力考入北洋大學學習。在求學期間,他接受了社會進步思想的影響,為了表達真理、追求正義,他積極參加了“一二·九”、 “一二·一六”救亡運動,高喊抗日口號。在那個時代,銅、鉛、鋅等有色金屬都屬于戰略物資,是軍事工業生產急需的原料。為此畢業后的馬龍翔接受派遣,前往云南、貴州和四川三省交界處,開采和冶煉有色金屬。礦山都在海拔數千米的高原地帶,無路且難行,甚至需要爬行。生產方式又極其落后,產量質量都很低。他拿出了滿腔的愛國熱情,應用自己所學知識,新建一座半機械化的由發動機帶動的熱風爐,提高了冶煉溫度;重新設計冶煉爐結構,改進進風口、加料工藝及排渣工藝。產量質量得以大幅度提升。為了實現工業救國的理想,馬龍翔告別妻兒,踏上了異國的求學之路,赴美國、加拿大進修學習。然而在這期間,國內發生了震驚中外的南京大屠殺,其父也因組織請愿團反對內戰慘遭國民黨特務毆打身受重傷。得知消息的馬龍翔非常氣憤,自此天天惦念國內的親人。1947年10月,馬龍翔毅然決定回國!

     

     

     


     

    義無反顧回國  赴身建設東北


     

    回國后的馬龍翔由上海接受派遣到臺灣,參與高雄鋁業公司的恢復建設工作,帶領工人們很快恢復了年產四千噸鋁錠的生產能力,并運用自身所學使生產效率成倍提高,年產達到一萬噸鋁錠。經此努力,馬龍翔的技術能力和專業成績不但獲得了同事、同行的稱贊,更吸引了美國雷諾鋁業公司的關注。面對美國公司提出的優厚待遇以及加入美國國籍的條件,馬龍翔不為所動。他知道祖國更需要他。1949年,國內時局動蕩,國民黨政權撤退臺灣。馬龍翔受父親的影響放棄在臺灣積累的工作環境和生活條件,攜妻兒乘上最后一艘未經審查旅客身份的客船抵達香港,秘密與中共地下黨取得聯系,上了一艘懸掛著巴拿馬國旗的貨輪,小心翼翼避開國民黨軍艦的審查和空中飛機的盤旋攔截,奔波六天,終于踏上了祖國東北的黑土地。

     

    東北工業區百廢待興,急缺高級冶金人才。馬龍翔到沈陽之后被安排到東北有色金屬管理局工作,參加南下招聘團為東北重工業恢復建設招賢納士;任技術科科長、主管工程師主持恢復撫順 301 鋁廠恢復生產;后至錦西葫蘆島鋅廠、沈陽冶煉廠、沈陽礦山機械廠、蘇家屯銅加工廠幫助解決生產問題;參與創建哈爾濱101廠為支援國防建設做出巨大貢獻。

     

     

     


     

    期間,馬龍翔還開辦了幾期培訓班,將自己所學所獲傾情傳授,后來成為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尉建行就是當時的學員之一。很多同事都說,他不只是一個旅美歸來的工程師,更是與大家共同奮斗的革命戰友。

     

     “虛心” “無私” “高尚” “技術過硬”都是馬龍翔在同事和蘇聯專家眼中的代名詞。據馬龍翔兒子馬先介紹,自己一家本都是南方人,尤其母親是廣東人,初來東北無論是氣候還是飲食都很不適應,但父親將自己的全部獻給了這片黑土地,一家人來了就再沒離開過。馬先說,他們一家早已把自己看作地地道道的東北人了。

     

    科研為伴任平生  傳道解惑樂其中


     

    1952年,馬龍翔開始在東北工學院(現東北大學)兼課,任兼職教授。1955年,他受聘正式到東北工學院任教,任有色金屬系主任、教授,講授“銅冶煉” “電解鋁”等基礎課和專業課。1962 年到1964年任金屬加工系主任、教授,講授“有色金屬壓力加工原理” “鋁加工工藝”等多門基礎課和專業課。  1964年到1966年,他擔任東北工學院副教務長。在這期間他他親自撰寫和出版教材,培養了無數的冶金人才。受益的學生人數達上萬之多,他們中有的人成為了新中國第一批大型國有有色金屬企業的領導人,幾乎國內所有的有色金屬廠礦都有馬龍翔的學生。馬龍翔不僅用教學和科研育人,不僅把知識和技術傳授給學生,更是堅定要把愛國愛黨的理想信念帶給學生。為了指導中國第一批研究生,培養高層次人才,馬龍翔開創了我國有色金屬冶金理論的新篇章,為我國的航空事業、國防事業做出理論基礎。

     

    馬龍翔在教學、 科研事業上都廢寢忘食的投入。申請國家在鋁冶煉和加工方面的項目,申請國家航空工業和艦船工業急需材料冶煉的課題。組建東北工學院有色壓力加工實驗室,材料實驗室。這些實驗室培養了大批實驗人才,為國家的發展貢獻了不可磨滅的作用,至今還流傳著馬龍翔做實驗幾天幾夜不合眼的故事。馬先說, “我父親一年365天每天都在工作,有時候擔心他的身體,我們去勸他就會生氣,只能時不時讓小孫女進去陪陪爺爺,讓爺爺休息一會。”

     

     

     


     

    1984年到1988年期間主持完成了十余項國家級重大科研項目,在超塑性材料冶煉,加工成型和超變形理論研究方向取得一系列突破成果,為我國冶金、航空航天和軍事工業做出卓越貢獻。先后擔任中國金屬學會常務理事、顧問、中國有色金屬學會加工學術委員會主任、中國機械工程學會鍛壓學會超塑性學術委員會顧問、中國航空學會遼寧分會理事長等職務。


    馬龍翔的一生稱呼很多, “馬科長” “馬主任”“馬院長”……如果問馬龍翔,這一生最喜歡的身份是什么,他的回答一定是 — —老師。為什么這么說呢,據馬先回憶,父親在臨終前子女喊他爸爸他沒有反應,孫女喚他爺爺他亦不應答,只有當學生喊他馬老師時他才有了些許回應。是的,馬龍翔是“馬老師”,一生傾注育人直至生命的最后,最關注、最牽掛的還是他的學生們。

     

    在政治生活中,馬龍翔先后任第三、五、六、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及遼寧省第四、五、六屆政治協商會議副主席。在馬龍翔生命的最后兩年里,他仍堅持參加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遼寧省第六屆政治協商會議,積極建言獻策。

     

     

     


     

    回憶起自己的一生,投身革命、堅持跟黨走、為祖國恢復建設、培養人才,哪怕在文革中受到不公正的待遇,馬龍翔也沒說過一句對祖國和對黨不好的話,他堅持著自己的信仰,他無愧于祖國無愧于自己。他問自己的孩子是否怪他放棄了美國國籍和優厚待遇毅然回國,子女聽罷紛紛表示回國才是正確的選擇,這本是他們應有的擔當。歸國半個世紀,他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詮釋了奉獻與付出的意義,也詮釋了自己的中國心。

     

    有色冶金鋁電解專家——姚世煥

     

    深切緬懷 · 行業先輩

     

     


     姚世煥(1926 ~2021 ), 福建福州人。有色冶金鋁電解專家。1952 年畢業于東北工學院, 師從邱竹賢, 先后在撫順鋁廠、沈陽鋁鎂設計院、貴陽鋁鎂設計院工作。專著《中國原鋁工業的競爭力》和《200kA 預焙槽的設計構思———兼論2000 年我國采用多大容量預焙槽》奠定了中國鋁工業快速發展的理論基礎。參與策劃研發的200~350kA 各種預焙槽和倡導的5 點進電與40個陽極以及6 點進電與48 個陽極的槽型成為國內廣泛采用的300kA 和400~500kA 的基本模式。    

     

    在國內率先倡導低電壓低極距節能路線, 使中國成為全球鋁電解電耗最低的國家。50 年代主持完成了中國第一個電解鋁廠撫順鋁廠三期擴建的工藝設計;60 年代主持完成了中國第一個大型上插陽極棒自焙槽的工藝和設備研發;70 年代末倡導采用國際上首個環保型低能耗的大型預焙槽;80 年代積極組織大型槽“磁場、熱場和力場” 關鍵理論研究與實踐;90 年代倡導及推進采用先進大型預焙槽替代污染嚴重、電耗高和規模小的自焙槽, 建立了中國第一個80kA自焙槽改造為186kA (200kA 型) 預焙槽的示范工程( 貴鋁一電解改造), 獲得國家第一個鋁電解工程設計金獎。該模式成為60kA 小型自焙槽改造為190 ~200kA 預焙槽的8 個國債項目的標準槽型。先后擔任貴州有色金屬學會副理事長, 中國有色金屬學會輕金屬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貴陽鋁鎂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總設計師、總工程師、高級技術顧問等職務,1992 年起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

     

    成長經歷


     

    姚世煥, 1926 年8 月9 日出生在福建省福州市一個小業主家庭。在姚世煥童年時代,父親常年在京漢鐵路工作, 他與母親共同在家鄉生活, 母親吃苦耐勞的精神對他的影響極大。7 歲的時候, 他隨母親來到服務于京漢鐵路的父親身邊, 這才有了比較安定的生活,開始進入鐵路子弟學校讀書。自從識字后, 他就有著強烈的求知欲望, 經常向老師和同學請教各種知識, 他喜歡閱讀西方的童話譯著, 增長了許多科學知1937 年姚世煥畢業于邯鄲鐵路員工子弟小學??谷諔馉幈l后, 在戰爭年代, 百姓顛沛流離, 學校也難以幸免, 姚世煥被迫中止學業, 在戰爭逃亡途中又與父親失散,從此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在流落于鄭州與漢口鐵路沿線的兩年期間, 他沒有放棄一切學習的機會, 他喜歡讀有關化學的書和世界名著, 常常在書店閱讀, 一站幾個小時。從生活的經歷中他深刻地體會到國家不強、人民遭殃的道理。同時, 流浪生活也鍛煉了他的意志, 造就了他堅韌不拔、寬容嚴謹的優秀品格。令人欣喜的是1939 年他輾轉流亡到西安, 終于與父親團聚。


     1939 ~1942 年, 姚世煥在西安完成了初中學業, 1945 年畢業于國內知名的交通部扶輪中學(鐵路) 中學, 1945 年考入河南大學化學系, 后轉入土木系(鐵路專業) 學習。在大學期間, 他時刻關心時局和國家的命運, 積極參加各種進步活動,后被學校勒令退學, 于1948 年轉學到焦作工學院冶金系鋼鐵專業(抗日戰爭期間該學院并入西北工學院, 勝利后又復?;氐浇棺? 繼續學習。那時候, 焦作工學院的教授多數畢業于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且學院院長曾在美國鋼鐵廠工作過, 學院使用的教材全部是美國大學的專用教科書(是經美國出版單位同意的復制本)。在當時的中國, 能讀上這樣的教材已屬難能可貴。那時個人沒有英漢字典, 學校圖書館擁有的幾本英漢字典使用頻繁, 字典中也很難找到技術專業詞匯。教授們講課又是半“中” 半“英”, 許多內容只能自己琢磨。1948 ~ 1949 年學校缺乏經費, 那時姚世煥還是學院的校務委員, 要與當地人民政府聯系學校經費與糧食供給問題, 在這樣非常艱難的學習條件下, 他仍能專心學習。由于勤奮好學,他的化學與冶金理論基礎就是在那時打下。


    焦作工學院冶金系于1950 年3 月16 日被并入沈陽工學院(后更名為東北工學院)、采礦系并入北京礦業學院。為了完成學業,姚世煥來到沈陽工學院有色金屬專業繼續學習。在學習期間(1950 年4 月~1952 年8 月), 他師從中國冶金學家、“中國鋁材之父” 邱竹賢。改革開放后, 姚世煥在各種會議和講學中, 論證大型預焙陽極鋁電解槽必將成為替代能耗高、污染重和規模小的自焙槽趨勢,在他與其他專家的倡導下在中國首次采用環保好、低能耗的160kA 大型預焙槽, 他兼任該項目的總設計師。他還是中國大型槽“磁場、熱場和力場” 關鍵理論研究的最先組織者、中國向國外輸出鋁電解技術的主要倡導者和實踐者。他與中國鋁工業設計大師楊瑞祥被中國鋁業界尊稱為“南姚北楊” 兩位泰斗。


    20 世紀50 年代, 東北工學院的教授多使用日本和美國原版教材, 將其翻譯后發給學生。當時, 東北學生沒有學過英語,學院教師大部分留學于日本, 學習的是日本教科書, 而日本教科書的內容、深度都不及美國教材, 因此需將美國教材翻譯后供給學生學習。這時候姚世煥已經上過5 年大學, 在專業方面已經有了一定的基礎, 而且他在自學俄語的基礎上, 又有英語基礎。于是, 他主動協助教授承擔了教材翻譯工作。其中電化學冶金教材大部分由姚世煥負責翻譯并刻蠟板復印。他還幫助教授改批學生作業。這為他更全面深入地學習、借鑒、消化吸收國外先進的專業理論知識提供了有利機會。有人說, 姚世煥看問題的起點總是高而遠, 這與他在大學期間勤奮好學并能夠理論聯系實際是分不開的。這些經歷為他日后始終能夠站在中國電解鋁行業技術的前沿、引領中國電解鋁工業的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1952 年大學畢業后, 姚世煥被分配到東北工業部有色局設計處,后到撫順鋁廠實習。撫順鋁廠是蘇聯援建項目, 當時需要大量技術人員, 姚世煥被留在了工廠。在撫順鋁廠建設期間,有大量的電器、電纜和鋁電解槽制造材料必須全部達到蘇聯的材質與標準,如何在國內得到解決成為當時工程能否按時建成的關鍵問題, 工廠領導將此任務交給了姚世煥。他首先搞明白了這些材料的物理和化學性能, 憑著多年積累的技術理論和實踐知識, 在中國許多大型企業中找到了完全符合標準的材料或試制的可能, 終于解決了建設中的難題。投產后, 他先后在撫順鋁廠擔任技術檢查科電解車間監督組組長、車間生產值班長等職, 并最先被評為八級工程師。作為撫順鋁廠一線工程技術人員, 他憑著在大學學到的扎實的基礎理論知識, 在各個工序中進行深入的摸索。同時,無論多累, 他也從不放棄學習當時俄文《有色金屬》各期雜志和新出版的俄文鋁冶煉性書籍。對知識的興趣與渴求, 為他后來的研究與設計工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1956 年撫順鋁廠三期擴建改為中國自行設計, 因為姚世煥具有鋁廠建設和生產的經驗,且理論基礎較好, 他被邱竹賢推薦(借調) 到沈陽鋁鎂設計院參加工藝設計。在此期間,他還受到邱竹賢和同班同學沈時英的教導與幫助, 從而使他的思維方法和理論視野更加開闊。1958 年, 姚世煥被正式調入沈陽鋁鎂設計研究院擔任設計組組長、總負責人(即總設計師) 和工藝研究室主任工程師。


    1960 年北京鋁鎂設計研究院成立(后因政策調整并入北京有色設計院)。1960年12 月~1964 年11 月,姚世煥被調入該院擔任鋁鎂處工藝室主任工程師和工程總負責人等職, 在此期間,他組建了工藝研究室, 深入研究大型鋁電解槽的能量平衡和各種鋁礦石的溶出性能等。在北京的4 年期間,他還利用業余時間編譯了供設計者使用的教材《鋁電解槽的電壓平衡和能量平衡的計算》, 十余萬字, 但因當時的條件所限,到貴陽后才用蠟板刻印成冊, 成為六七十年代許多鋁廠工作人員的主要參考材料。


    1964 年北京鋁鎂處與貴陽鋁鎂設計研究院合并。姚世煥歷任冶煉科主任工程師、科長、總設計師、院副總工程師和總工程師等職。20 世紀60 年代后姚世煥一直跟原貴陽鋁鎂設計研究院院長程宗浩工作。程宗浩在抗日戰爭年代因試制炸藥受傷, 截肢了一支胳膊和兩根肋骨, 但程宗浩有著一股不怕艱難風險和堅持創新的精神, 在堅持將廣西鋁土礦用拜耳法生產和建立280kA 預焙槽大型試驗場有著突出貢獻。程宗浩堅持不懈的精神和開發新技術的思想, 對姚世煥的影響很大。


    1982 ~1990 年, 姚世煥先后擔任貴州有色金屬學會副理事長, 中國有色金屬學會輕金屬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和省政府社會經濟發展咨詢委員會委員。1982 ~1994 年擔任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專家委員會委員,1994 年后聘為專家。1992 年起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


     

    主要研究領域和學術成就


     

    1. 主持自主開發鋁電解技術, 結束了中國鋁電解技術完全依靠外國的歷史中國第一個電解鋁廠———撫順鋁廠由蘇聯設計和援建。

     

    該廠1954 ~1957 年投產了兩個系列, 采用60kA 側插自焙陽極電解槽和825V 的水銀整流器供給電解槽直流電, 最大系列規模為25000 噸。1956 年該廠進行第三期擴建,姚世煥擔任工藝設計負責人。他與設計人員詳細計算與研究后, 決定將整流器的利用系數提高5%, 采用電解槽的陽極加寬、加長和小頭不釘棒, 使電解槽操作大為簡化,電流上升到70 ~72kA,系列規模達到年產電解鋁30000 噸。此后這種槽型成為中國六七十年代建設5000 ~30000 噸鋁廠的標準模式。1958 年中國產鋁只有48500 噸, 而進口54600 萬噸, 國內嚴重缺鋁。因為鋁行業用電占到全部用電量的20%左右, 中國煉鋁行業的嚴重落后制約了中國電力的發展。當時全國許多省市要求建設小型鋁廠, 中國為此進口了30 臺825V 水銀整流器分配給各省市, 建設了一大批年產1000 噸和電流只有6kA 側插自焙陽極電解槽的小型鋁廠。但是該批電解鋁廠投產后電耗比60kA 槽高30% ~ 50%, 且污染嚴重,影響周圍農業生產。為了解決這一問題, 20 世紀60 年代初中國試制成功直流電壓可以在不同電壓下運行的硅整流器。姚世煥經過詳細的技術與經濟比較,撰寫了《鋁電解槽容量問題的探討》一文,建議各地利用分散電力建設規模為3000 噸、5000 噸和10000 噸分別采用24kA、42kA 和60kA 電解槽的經濟合理規模。在這個建議下各地建設了一批中小型鋁廠, 使中國1980 年原鋁的產量由1954 年的1900 噸上升到400000 噸。同時, 為了改進原有60 ~ 70kA 側插自焙陽極電解槽污染嚴重、勞動強度大的問題, 在姚世煥和其他專家的建議下開展了80kA 上插自焙陽極電解槽的研制與開發工作。同時, 政府決定先在貴州鋁廠建設一個系列規模為34000 噸的鋁廠, 姚世煥擔任總設計師(共兩人), 同時冶金部責成姚世煥負責與一機部聯系研制配套設備“懸臂打殼機”、“拔棒天車” 和“陽極糊連續混捏機”, 當時稱為“三機一槽”。該工程于1966 年順利投產, 相繼又投產了青銅峽鋁廠。這項技術應該說是中國最早成功自主研發的鋁電解技術。


    2. 中國大型預焙陽極鋁電解槽的倡導者和開拓者

    (1) 從自焙陽極電解槽到預焙陽極電解槽,早在20 世紀70 年代國際上就有美國環保型、密閉式的高電耗的中間下料預焙槽和法國式邊部下料低電耗的預焙槽之分。改革開放前, 中國幾乎所有鋁廠一直沿用60 ~70kA 的側插自焙槽,產量低、污染嚴重、電耗高、勞動強度大, 且勞動環境惡劣,嚴重影響了中國鋁工業的發展。改革開放后的第一年, 中國計劃建設一批大型鋁廠, 但是采用什么電解槽技術成為決策者面對的難題。為了解決這一難題,姚世煥編寫了近萬字的專題論文為決策者提供了決策依據。他將當時世界上先進的電解槽型分為三種模式并進行了比較。第一種是北美型電解槽。當時美國鋁業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跨國鋁業公司。美國鋁業公司在加拿大、巴西等鋁廠使用的是150 ~220kA大型預焙陽極電解槽(簡稱預焙槽)。該槽型的優點是中間加氧化鋁,密閉性好, 98%以上的有害煙氣經過回收處理后達到環保要求。但這種槽型電耗高,使用于北美水電豐富和電價便宜的地區。第二種是歐洲型電解槽, 該槽型是針對電價高而研發的, 是法國鋁業公司等開發了一種低電耗的歐洲槽型。但該槽型的最大電流的只有135kA, 采用邊部添加氧化鋁, 有30% 的有害氣體無組織排放,嚴重污染環境, 有的地區不得不采取天窗洗滌予以處理,費用昂貴, 不符合中國國情。第三種槽型是日本型電解槽。該槽型是在20 世紀70 年代日本迅速發展鋁工業過程中形成的。日本各家公司引進了美國、法國和瑞士的各種槽型,經過消化與改進后,由三家公司綜合了美國的環保性好和法國的能耗低的優點, 開發了一種低電耗和密閉性好的預焙槽, 這種槽型經過改進非常適合中國使用。姚世煥等人積極建議采用日本160 ~170kA 預焙槽。1979 年年初國家決定引進日本的技術, 在貴州鋁廠建設了中國第一個低電耗和密閉性好的160kA 中間下料預焙槽。由于這種基本槽型的優越性, 1980 年美國鋁業公司和法國鋁業公司相繼開發了與日本型電解槽基本一樣的180kA 和186kA 預焙槽。至今, 原引進的槽型除電流小外技術并不落后, 并成為后來繼續研發大型電解槽的基本模式。

     

    160kA 槽原設計為加氧化鋁90kg/ h, 槽底有大量沉淀,生產極不穩定, 效率低、電耗高。姚世煥根據國際發展的趨勢和半連續加料可以穩定電解生產的原理,根據當時的設備條件,建議改進下料工藝為20min 一次,改進后效果良好。但這距離國際先進水平仍有差距,于是姚世煥建議在購買其他國外設備時攜帶一臺4.5kg的點式下料器樣機, 以此樣機為基礎由貴陽鋁鎂設計研究院與工廠聯合研制新一代的1. 8kg 的下料器, 目前國內廣泛使用的1. 2 ~1. 8kg 下料器就是在此基礎上研制。實踐證明, 僅此一臺小小的下料器就為開發更大型的電解槽和電解生產實現計算機自動化控制創造了條件,并為電解槽提高效率、降低能耗和減少污染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


    (2) 積極倡導自焙槽改造為預焙槽

     

    從新中國成立到1995 年中國累計生產原鋁1.657×107 噸, 累計進口鋁為5.28×106 噸, 用外匯12.8 億美元, 進口量占生產量的32%。為了緩解中國嚴重缺鋁的局面, 20 世紀90 年代中央和地方政府都想建設一批電解鋁廠以提高國內產能, 減少進口。但投資決策者考慮到鋁廠投資較高, 有風險, 對中國的原鋁工業到底有沒有競爭力缺乏認識, 對自焙槽改預焙槽在經濟上是否劃算心中也沒有底。為了論證中國原鋁工業具有競爭力, 姚世煥利用各種技術研討會、講座的機會和并在論文《中國原鋁工業的競爭力》中詳細分析與解釋了影響鋁工業快速發展的思想障礙。他認為中國原鋁工業是有競爭力的, 中國有提高電解鋁產能的必要性, 理由是:

     

    ①從已探明的鋁資源來看, 中國的鋁礦資源相對豐富。

     

    ②電價在電解鋁成本中占比較高,但電價不是決定電解鋁競爭力的唯一因素。西方大型鋁業跨國公司選擇有廉價水電和天然氣發電的地方建立鋁廠, 電價相對較低, 這是他們的優勢;但是這些地區相對偏僻,建設投資比中國鋁廠高1 ~2 倍; 勞動力成本大約是中國的3 ~5 倍; 在海外建廠管理費用也很高; 而進口鋁錠采購價加上手續費、運雜費和關稅后, 其到岸價格與國內鋁價基本相當。

     

    ③中國要實現工業化需要大量的電解鋁。如果中國依靠進口解決電解鋁短缺的問題, 必然會長期受制于西方發達國家, 中國的現代化、工業化進程必然會受到嚴重影響。


    姚世煥認為, 將舊廠的自焙槽改造成預焙槽從財務效益上來說是值得的, 理由是:

     

    ①自焙槽規模小, 產能低, 規模效益差;

     

    ②利用原有場地或廠房等公用設施采用200kA 或以上的預焙電解槽,  單位投資比新建鋁廠低, 但是產量可以翻一番還多。他的建議被采納后, 各地掀起了新建電解鋁廠和電解鋁技術改造的高潮,中國電解鋁產能得到了迅速提升。2001 年中國原鋁產量上升至3.37×106 噸, 2010 年中國原鋁產量達到1.363×107 噸。

     

    20 世紀90 年代初貴陽鋁鎂設計研究院與貴州鋁廠自主研發了200kA 級(后稱“186”) 的電解槽。它是在一個獨立的廠房中建設了4 臺試驗槽, 試驗達到預期效果,運行電流可以在186 ~200kA 范圍內調整。它的成功為后來貴州鋁廠第一電解鋁系列由80kA 自焙槽34000t/ a 規模改造成186kA 預焙槽70000t/ a 規模提供了樣板。

     

    在貴州鋁廠第一電解系列將自焙槽改造為預焙槽的項目中, 姚世煥當時已經退休, 但廠方希望他主持制訂改造方案, 因此, 他協助總設計師編制了可行性研究報告,由于涉及可能利用瑞士環保貸款等問題, 可研報告共編制了21 版, 每版都是由他親自編寫的。由于國外環保貸款和技術轉讓費用過高, 且均采用180kA 預焙槽,姚世煥與鋁廠領導和專家經過研究, 決定采用自主研發的200kA 級預焙槽, 建成后運行電流為186kA,因此,后人均稱186kA 電解槽。這項工程的示范效應和槽型為國家8 項自焙槽改造為大型預焙槽的國債項目提供了樣板。中國第一個60kA 自焙槽改造成預焙槽的國債項目———云南鋁廠就是在姚世煥的推薦下采用了貴鋁第一電解系列的槽型, 設計和運行電流為190kA。20 世紀末8 個自焙槽改造成200kA 級預焙槽的國債項目實施后, 大大縮小了中國鋁工業與世界先進鋁工業的差距, 達到了當時的世界先進水平。

     

    21 世紀, 中國鋁工業的大型預焙電解槽的研發仍然以186kA預焙槽的研發理論為基礎。有人說,如果沒有姚世煥主導的186kA 預焙槽研發及推進工業化建設, 中國鋁工業將比現在至少落后20 年。在第一電解改造工程中, 在有關陽極焙燒爐的選型問題上, 姚世煥建議采用國際上最先進的立裝與側裝陽極和W 型火墻替代舊式的平裝和V 型火墻的爐型, 新爐型比舊爐型產能高1/3, 能耗由原來的5GJ/ t 降低到2. 5 ~ 3GJ/ t,焙燒溫差由160 ~200℃降到70℃, 提高了陽極質量, 減少了污染。目前中國幾乎所有的陽極焙燒爐均為此種基本模式。


    3. 中國大型預焙槽“磁場、熱場和力場” 關鍵理論研究的組織者

     

    貴陽鋁鎂設計研究院利用貴州鋁廠引進技術的契機, 實施產學研結合, 消化了日本的技術。姚世煥積極建議和組織重點研究與開發大型電解槽設計必須解決的三大課題, 即磁場(或磁流體動力學)、熱平衡(鋁業界統稱熱場) 以及槽殼的力學問題(力場), 并得到了中國有色金屬總公司的大力支持。從80 年代至今, 貴陽鋁鎂設計研究院培養了一批研究生, 其中他提出三個重要課題, 申請院里派3 名技術人員帶“磁場研究”、“穩定場研究” 和“石墨化陰極開發” 這三個課題與華中理工大學共同培養碩士研究生,他與大學教授共同擔任導師。這些課題的完成為設計新項目提供了理論基礎, 并被直接用于建設工程。

     

    從鋁電解槽“過熱度” 的指標判斷電解槽的穩定性成為21 世紀初國際上一致認同的控制技術, 國際上利用9 區控制法來控制電解槽的能量平衡和物料平衡獲得較高電流效率引起了姚世煥的注意。姚世煥認為, 這項技術應該被納入電子計算機程序中控制電解槽過熱度, 為此與四川啟明星鋁業公司商定進行了“雙平衡” 試驗。該試驗的成功奠定了中國鋁電解工藝控制的基礎, 這一新的控制理念經過發展與改進成為貴陽鋁鎂設計研究院開發的“三度尋優” 控制技術, 在中鋁系統推廣。


    (1) 大型電解槽的開發與中國鋁電解技術的輸出主要參與者

     

    1988 年中國決定在焦作沁陽建設一個大型鋁電解槽試驗基地, 開發4 臺280kA試驗槽。姚世煥是該項目的專家組成員, 姚世煥的兩個重大建議對成功開發這個項目有著極大的影響。電解槽的磁場是重中之重, 他參考國際專利提出參考方案并被采納,他還建議, 當時試驗廠有一個方案是建設一個70 ~140kA 的電解系列, 用生產系列的利潤來補助280kA 槽的試驗與運行費用。姚世煥建議將140kA 的系列分別配置在試驗槽的兩側,利用為280kA 試驗槽安裝的4 臺變電整流器, 分別用兩臺整流器供給兩側的140kA 電解槽, 然后并聯2 個140kA 的電流從4 臺電解槽的最后一臺供入合計為280kA 的電流, 這樣既節約了另增加整流變電設備的投資, 又解決了僅為一列4 臺試驗槽回路母線的無功電能損耗和磁場不平衡問題。這是唯一的一種既節省投資又解決試驗大型電解槽的最經濟的方案。該項目獲國家技術進步獎一等獎。1998 年國家為了推廣該項技術成果, 計劃在焦作萬方鋁業公司建設88 臺(后增加到92 臺) 280kA 預焙槽示范工程, 在申請可研報告過程中, 由于投資需要5 億元, 審查機關和有關銀行認為有一定的風險, 貸款遲遲未定, 姚世煥及時向銀行書寫了專題報告, 用有力的論據消除了他們的顧慮, 使得該項目在2000 年順利投產,現在焦作萬方鋁業公司有這種槽型548 臺,產能為4.3×105 噸, 是中國規模最大的預焙陽極電解鋁廠之一。由于這種槽型開發成功, 很快就派生出300kA 級的電解槽, 更重要的是貴陽鋁鎂設計研究院以此模式為基礎而成功開發了新的320kA 電解槽, 除應用于國內3 個大型鋁廠外, 還將該項技術與部分設備成功出口到哈薩克斯坦和印度等國。

     

    在向印度輸出中國電解鋁技術的過程中,姚世煥第一個向印度人介紹中國320kA 電解槽并向他們講解了中國技術的特點。他將世界上的鋁電解技術(包括中國在內) 概括為三個特征來進行對比,說明發展中國家應根據自身原料質量不穩定等條件選用中國的技術, 因為它不僅電耗低于西方國家, 而且具有較大的生產潛力。印度接受了他的觀點, 在印度國內建設了10 個系列, 產能近3×106 噸。中國也因此成為世界上300kA 級電解技術的第二大輸出國。


    4. 積極倡導低電壓、低極距和低電耗的技術路線

     

    姚世煥倡導的低電壓、低極距和低電耗的技術路線在國內鋁廠得到廣泛應用,使中國的電解鋁直流電耗達到世界領先水平。他從理論與實踐中分析了中國電解鋁操作路線不能完全按照西方國家的做法,因為西方國家多選擇在能源價格較低的地區建廠, 但是投資和勞動力費用分別比中國高出100% ~150% 和300% ~500%。西方鋁廠的操作技術路線是追求產量而忽視電耗, 但這樣的操作路線必須要有高質量和性能盡量一致的氧化鋁和陽極。中國鋁的產量幾乎是世界的40% ~50%,原料供應緊張, 生產廠家較多, 原料質量和均勻性達不到國際標準, 實施西方國家的操作路線不切合實際;中國電解鋁成本中電費占到40% 以上。他從理論上分析了在西方鋁廠電流密度比中國高20% ~30%的條件下, 其槽電壓與中國鋁廠基本相似, 在理論上說不通,經實地測量發現, 中國電解槽的極間距離大大高于西方國家, 這種現象與傳統所認為的“極距越高電流效率越高” 不符, 實際上極距有極限值, 超過極限值效率必然降低。姚世煥在焦作萬方280kA 電解槽系列實踐操作的結果證明: 在質量較好的砂狀氧化鋁條件下, 電流效率的確可以達到94%, 但是這樣的氧化鋁除非進口,使用國產氧化鋁很難做到。為此, 他提出要權衡和平衡電壓與電流效率之間的關系,因為在中國現有的原料供應條件下提高效率1%,其操作的難度大大高于降低0.1V 槽電壓, 而前者只能降低電耗約140kW·h/ t 鋁, 后者則每降低0.1V,即可節電320kW·h/ t 鋁。實踐證明中國原來保持陽極電流密度只有0.72A/ cm2 的情況下, 將槽電壓從習慣上保持4.15 ~4.2V 降到4.0V 或以下不僅符合理論值, 而且實際完全可以做到。2001 年姚世煥首先在焦作萬方鋁業公司280kA 的示范工程中進行試驗, 取得了顯著的節電效果。焦作萬方鋁業公司從2001 年開始連續十多年槽電壓一直保持在4.05V 或以下的記錄, 也一直是全國槽電壓和直流電耗最低的鋁廠。這個技術路線目前在國內得到基本認可, 在廣大技術人員的努力下, 目前低電壓和低極距節約電耗的思路得到進一步的發展, 許多鋁廠目前運行的電壓為3.75V。但是此時他又撰文提醒: 過低的極距會使電流效率降低和引起內熱不足, 因此建議提高10%的電流密度, 以補償內熱的不足和提高部分產量, 這一認識目前已經在許多鋁廠中得到廣泛應用。


    5. 積極為推動中國鋁電解技術發展建言獻策和培養人才

     

    姚世煥總是站在中國電解鋁技術的最前沿, 長期堅持收集國內外有關鋁專業的信息,密切關注電解鋁技術的最新發展和中國經濟發展的政策與趨勢, 從大量的文獻信息中汲取精華。自改革開放后的冶金部和有色技術總公司主管有色金屬起, 中國鋁工業的年度科研計劃和長遠規劃他均是重要參與者, 多數有關中國電解鋁技術發展的重大課題都是由他首次提出并命名。同時他還參與了各個時期中國鋁工業的發展規劃、科技規劃和若干重大鋁建設項目及科研成果的審查與鑒定, 并擔任主要評審負責人或專家。姚世煥從未間斷過搜集和積累電解鋁技術發展的最新資料, 在他的家中可以找到國內外近50 年來幾乎所有電解鋁方面有價值的參考文獻和書籍。由于他搜集的鋁專業資料較為齊全并均經本人閱讀和瀏覽過, 國內許多鋁專業技術人員經常向他咨詢和索取資料。由于年事已高, 較難查閱過厚的外文書籍, 他將1990 ~2008 年美國《輕金屬文集》全部贈送給四川啟明星鋁業公司。幾十年來他撰寫和編譯的文章據不完全統計近百萬字。事實證明他的一些意見和建議引領了中國電解鋁工業的生產與技術發展方向。

     

    姚世煥深刻地認識到, 中國電解鋁事業的持續發展需要一大批專業人才。他積極參與各種學術活動,利用一切機會指導青年技術人才的成長, 參與電解鋁廠的技術指導工作。同時他還倡導確定了電解鋁關鍵技術“三場” (磁場、熱場和力場)技術研究。他工作的單位貴陽鋁鎂設計研究院選送骨干技術人才到華中科技大學學習專業理論知識, 與大學合作參與“三場” 技術研究, 他親自擔任了這些人的導師, 指導和培養了一大批專業技術人才,一些人已經成為中國電解鋁技術的領軍人物。他指導的一名碩士研究生在畢業論文中寫道: “要感謝我的院內導師姚世煥老人。用多年積累的技術資料為我奠定研究的基礎; 用洞察世界鋁工業技術細節的眼光為我尋找研究方向; 用幾十年建立的社會資源為我的研究呵護照顧。八十高齡還親臨實驗現場指導我的研究, 令我感動, 在研究過程中建立了情同父子的師徒之誼。” 正是有了像姚世煥這樣一批專業領軍人物, 不斷探索, 積極引進、消化吸收國外先進技術,并實現自主創新,中國的電解鋁工業才有了如今興盛的局面。中國鋁工業的發展需要人才, 隨著中國人才的迅速成長和崛起, 中國的未來會更好。

     

     

    河南有色金屬網 版權所有 ICP備案: 豫ICP備11005807號-1

    咨詢電話:0371-63682351 技術支持:www.fuyoumeiyu.com

    服務熱線:0371-63682351 傳真:0371 - 63682351

    国产性高爱潮有声视频免费_三男一女伦交过程_日本高清成本人视频一区_红色仕途叶泽涛全文免费阅读_团宠小可爱成了满级大佬_国产亚洲欧美在线观看三区